開發

去養豬場做算法工程師嗎?一個月兩萬那種

廣告
廣告

大數據文摘出品

作者:曹培信

大家都知道,今年“二師兄”的價格很貴,貴的離奇。關于豬價的段子也是滿天飛,有的網友就調侃,豬肉這種美味,去年我有幸吃過。

生豬(外三元)2019全國價格走勢

最近,一家名為牧原食品,以生豬養殖為核心業務的上市公司也在微博上火了,但是這家公司火的原因卻不是因為豬,而是因為人。

“2萬月薪招名校學生養豬”引熱議

11月初,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發布的校招計劃引發熱議,“2萬月薪招名校學生養豬”成為熱門話題。

起因則是網上流傳的一張截圖,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主營生豬養殖,針對復旦學子發起“精英管培生”引進計劃,給出的薪資標準為:本科生首年月薪20000+,碩士22000+,博士24000+。

但是后來這家公司出來回應了這個事件,表示:并非面向所有專業,目前主要缺口主要是管理、技術、工程類等方向的崗位。

管理、技術、工程?不是一家養豬的公司么,怎么一句養殖的事情都不提?

于是文摘菌找了找這家公司的招聘計劃,發現事情果真沒有這么簡單,月薪兩萬招的人,果然不是去養殖的。

可以看到,除了工程、管理、財務等傳統企業必備的人才,這家公司招的最多的,卻是工程技術類人才,其中不乏程序工程師和算法工程師這種一般在互聯網企業才能見到的職位。

文摘菌也去扒了扒一般的本科應屆畢業生應聘算法工程師的月薪。

內容來自BOSS直聘就薪資而言,同樣是作為算法工程師,牧原食品給出的7k-20k,并沒有比互聯網企業高,而這件事之所以在微博上引發熱議,大概是網友們對于一個養殖企業招名校畢業生這個事情本身存在一定的好奇心理。

當然了,我們也可以看到,最后一欄也有傳統的養殖一線的職位需求,但是想要月薪兩萬,段長還不夠,還得當上場長。

養豬已經成為高科技產業

中國是全球最大生豬養殖國家,2018年生豬出欄量6.94億,整個豬肉市場規模大約1.4 萬億元,這個數字相當于智能手機總銷售額的2.3倍,對GDP貢獻率超2%。

而相比于過去中國農村家里每戶養個一兩頭豬的傳統方式,如今的生豬養殖業已經發展成為綜合了基因工程、自動化、甚至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為一體的高新產業。

牧原股份董事長秦英林曾說過一句話,“現在養豬行業已經成為融合多門學科的高科技行業,包括生命科學基因選擇、豬舍設計、疫病防控、營養配方、生產管理、環保、信息化甚至智能化的應用等,門檻很高,沒有技術創新難以為繼。”

我們來看看一個現代化的養豬場,需要多少“黑科技”。

我們從牧原了解到,目前一個大型養豬場智能化豬舍,包括了自動環控系統、自動供料系統、現場控制系統和遠程監控系統四個控制系統。

自動環控系統包括PLC主控器、環境控制裝置和監控裝置;

自動供料系統包括PLC主控器、監控裝置、供料電機、料罐、料位傳感器、稱重裝置、缺料報警裝置和故障報警裝置;

現場控制系統包括電量檢測控制裝置、水量檢測控制裝置、定頻風機單元、變頻風機單元和滑窗控制單元;

遠程監控系統包括PLC主控器、監控裝置和異常報警裝置。

看到這個頁面,大概不會想到是個生豬養殖的企業平臺

AI會是生豬養殖的未來嗎?

牧原今年初曾招標一個項目,“基于行為模式識別的豬健康狀況監測系統研究與應用項目”,目的是利用機器學習,通過豬的行為模式來檢測出豬的健康狀況。

然而,不僅傳統養殖企業將目光盯向了人工智能,許多在人工智能領域已經有一定技術積累的互聯網企業,也決定將技術下沉,用AI養豬。

比如阿里和京東。

京東曾舉辦過一個比賽,參賽者拿到30個豬的一分鐘展示視頻剪輯,任務是開發一種新的算法,能夠將這30頭豬的身份與數據集中的3000張照片進行正確匹配。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京東“豬臉識別”大賽,也是京東正在開發的“智能農場管理解決方案”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

阿里也對AI養豬很感興趣,早在2018年2月,阿里巴巴云就與特渠集團、德康集團合作,準備將人工智能技術引入養豬業。

不過,阿里巴巴的視覺識別技術并沒有嘗試進行豬臉識別,而是走的常規路線:掃描豬身上的紋身。它的智能養殖系統“ET農業大腦”通過豬的紋身來識別它們,并為它們建立數據庫,記錄它們的體重、飲食行為和日常活動。

阿里的智能豬舍就用上了模式識別,如果一頭豬整天相對不活躍,該算法可以分析它的資料,并確定它是生病了還是懷孕了。另外還使用了語音識別技術——它可以識別豬發出的聲音,在母豬不小心滾到小豬身上并將其壓死,通過識別小豬的叫聲發出警報。

AI會不會是生豬養殖的未來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來看一下今年豬肉價格的上漲,據中國農業部發布的數據顯示,由于致命的非洲豬瘟(ASF)在全國范圍內的爆發,今年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母豬和生豬庫存都下降了30%以上,這直接導致了今年生豬價格的一路狂飆。

然而在ASF的襲擊下,倒下的往往是排斥AI養豬的中小養殖場,而大型養殖場卻更有能力通過技術手段控制疫情,而這些大型養殖場往往對AI等新技術持樂觀態度,也更愿意上馬這些新的項目。

也就是說,今年ASF的肆虐對AI養豬來說反而成了最好的契機,而在這種情況下,傳統的養殖企業高薪招聘程序工程師、算法工程師也就不難理解了。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我怎么就被一張照片出賣了?”

上一篇

史上最快AI計算機發布!谷歌TPU V3的1/5功耗、1/30體積,首臺實體機已交付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去養豬場做算法工程師嗎?一個月兩萬那種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本 棋牌麻将平台 做保健品赚钱吗 韵商易购真的能赚钱吗 成都麻将算法 什么软件在短时间可以赚钱 多特瑞不赚钱 普通麻将作弊影形眼镜 赚钱宝怎么复位 共享平台怎么赚钱 闲来宁夏麻将下载2019 京东免单商品如何赚钱 大庄家彩票首页 dnf附魔师分解设么装备赚钱 街机海王捕鱼免费安装 黑发素人女子放课赚钱6 开一家祛痘店赚钱吗